女性素养
    女性素养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女性素养 > 家庭
    【家庭教育】学会做子女是人生的必修课
    发布时间:2016-04-12 浏览量:1514
        《做一个怎样的子女》是北大女博士王帆在北京卫视《我是演说家》短短10分钟的演讲,感动了无数人。
     
          王帆的导师华少,一改幽默搞笑的主持风格,当场几欲落泪。他深有感触而严肃认真地说:请记住这句“你养我长大,我陪你变老”,他感叹:“好难,好难!”
     
          王帆是拿着自己的“独生子女证”开始演讲的。她说,“这个证可以保证我们能够独享父母的宠爱,但是这个证也要求我们要承担赡养父母的全部责任。”她讲述了自己从爸爸说的“爸爸没有妈妈了”这句话中受到的触动、得到的感悟:“爸爸没有妈妈了,表达的不是悲伤,也不是软弱,而是依赖。父母其实是我们最大的依赖,而当我们的父母失去了他们的父母,他们还能依赖谁呢?所以在那一刻我才意识到,父母比任何时候都需要我,而且他们后半辈子能依赖的只有我,我得养他陪他,把我所有的爱都给他,就像他一直对我那样。我要让他知道,即使你没有妈妈了,你还有我……”
     
           这番话戳中我的泪点,让我对这个80后女孩肃然起敬。正如华少所说:“从小到大,有人教我们考高分,有人教我们成功,感谢王帆在这个舞台上教我们如何做人子女。”是的,来自学校、家庭、社会的各种教育都缺少为人子女的教育。无数的父母大半辈子给予孩子爱的奉献,甚至倾其所有已成为我们这个社会的一种传统、一种习惯,却少有人告诉孩子如何回报父母、对父母应承担什么责任,“做一个怎样的子女”成了教育的盲点。
     
            不可否认,亲子关系的非平衡性是我国从古至今的恒定规律,无论经历多少社会变化,家庭生活中的物质和服务的流向总是指向未来一代的。父母从孩子那里得到的全部报偿,永远抵不上抚育孩子的投入。尽管父母们早已预计到这个不公平的现实,但仍然把无私的奉献给予了儿女,因为儿女是父母的希望、是寄托、是财产、是生命的延续。这种“下一代为重”的代际传递模式,就社会整体而言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即每个人欠父母的,都可以通过对下一代的投入给予补偿,这也是人类社会能上一代超越下一代的必要代价。
     
           然而,对父母个人而言,如果在经济上、体力上对儿女付出巨大,甚至无限延长对成年子女的供养,以致忘记了自己的生命、自己的生活,却得不到子女在物质上、尤其是在精神上的回报,便会在很大程度上失去应有的幸福生活体验。这种代际交换关系的严重倾斜,无疑是对父母权益的侵害,也将成为家庭和谐、社会发展的巨大障碍。所以,“做一个怎样的子女”是未来社会亟需解决的现实问题。
     
           我国的传统文化中不乏对为人子女的要求,如《论语》“父父子子”说的就是父要行父道,子要行子道;在《孟子·万章上》中记载的“我竭力耕田,共为子职而已矣”。意思是我竭力耕田,恭敬地尽到做儿子的职责就行了。
     
           在我国台湾教育部门颁布的《家庭教育法》中明确提出“子职教育”,与亲职教育、两性教育、婚姻教育、伦理教育、家庭资源与管理教育等同是家庭教育的范围。在这部法律的实施细则中,将“子职教育”定义为“增进子女本分之教育”,规定“高级中等以下学校每学年应在正式课程外实施四小时以上家庭教育课程及活动”,如何做子女的教育亦在其中。
     
            这种如何做子女的教育应当包括接受父母教导、情感沟通、陪伴体恤、生活协助、心理支持、文化反哺、自食其力等方方面面,不仅仅停留在道德层面的倡导,而是强调子女的义务和责任,是一种自幼培育的观念和行为的自觉。
     
        王帆是这样结束演讲的:“就像所有的父母都不愿意缺席子女的成长,我们也不应该缺席他们的衰老……至亲之情不应该是看着彼此渐行渐远的背影,而应该是,你养我长大,我陪你变老。”
     
        在我眼前浮现的是父母与子女真心相爱、相互扶助、彼此支撑的情境,这是家庭幸福、温馨的的真实写照,也是我们这个社会在代际传递中良性发展、可持续发展的基础。
     
        怎样做子女是人生的必修课,教育不能缺席。
    >> 返回